[自然筆記] 有多久沒有踩進一條溪


臺北水源頭以及休閒遊憩的地點-內雙溪

炎炎的夏日正是休閒戲水的好日子,在大樓林立的臺北都市,除了游泳池還能有甚麼選擇?對臺北有一點熟的人一定都知道,想在都市附近找到能親近溪流水域的自然的環境,士林故宮附近的內、外雙溪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但內、外雙溪到底是溪名?還是地名?

我們就從雙溪開始說起吧!雙溪是基隆河的一個支流,而雙溪的上游發源自擎天崗附近,陸續與鄰近的幾條溪流匯流後,在外雙溪橋附近與菁礐(ㄑㄩㄝ、 )溪會合。以此匯合點將溪段區分成兩大區域,外雙溪橋上游的地區稱內雙溪,下游的地區則稱外雙溪。


上游的內雙溪一帶開發程度低、一直以來保持著完整的自然溪流景觀,是臺北居民戶外休閒遊憩的熱門景點,優美的森林溪流美景與自然的森林環境,蘊含著豐富多元的水域生物資源。除此之外,雙溪流域也是臺北地區重要的水源涵養地區,水源在雙溪淨水廠經過處理後供應了士林地區一帶的用水呢。

大石林立創造雙溪上游的生態多樣性

大石林立的溪床是內雙溪溪床的最佳寫照,水流在大大小小石塊間穿梭,在水道狹窄的地方形成湍急的激流,到了平緩的區域則匯聚成平靜的潭水,形成一動一靜的明顯對比。在石堆中激起陣陣水花提高了水中溶氧量,兩岸森林的枯枝落葉掉入水中提供了溪流生態系的源源不絕的有機養份。這些因素造就上游水域微棲地多樣性高、水中溶氧量高、有機養份高的特色。而各式各樣的不同的水域微棲地容納各種不同的水生動植物生長,形成豐富多元的上游溪流生態系。



溪流魚類的十八般武藝

魚類是溪流生態系中最閃亮的主角。擁有發達肌肉、能在激流靈活游動的臺灣石(魚賓)和俗稱苦花的台灣鏟頷魚,在湍急的溪流、清澈的深潭底活動,取食水底藻類或水生昆蟲維生。光看內雙溪激流中石頭上藻類被刮食的狀況,就可以知道這兩種魚類在這邊應該是過得還不錯。底棲性的蝦虎游走在溪流的底層,靠著特化的吸盤吸附在石頭上對抗湍急的溪流。附在溪流石頭上的蝦虎有絕佳的保護色、你發現他了嗎?

線狀的食痕是臺灣石(魚賓)、點狀的食痕是台灣鏟頷魚的傑作,
一塊石頭上就可以看出兩種食性相近的魚類進食區域的區隔!!!
淺水緩流區是小型水生生物的樂園


溪流淺水域底層砂石、石頭底、石縫間水流較緩,自然的孔隙、石縫是小型生物藏身的好空間,石蠶蛾幼蟲、水域中的霸王水蠆、蝌蚪、蜉蝣稚蟲、石蠅稚蟲、溪蝦蟹以及螺貝類等生物藏身在各自的小天地。有機會翻翻看溪流中的石頭吧!一定能發現不少生機。



水蠆蛻殼|溪蟹  
米蝦川蜷
短腹幽蟌蝦虎  

看似單純的溪流生態其實是大自然巧妙完美的組合

水流、陽光、溪床孔隙和溪流兩旁植被四個元素互相搭配就能撐起一個充滿生機的、容納各種水生生物生存的溪流生態。水流是水生生物賴以生存的環境;陽光提供植物、藻類生長,供給其他生物的食物來源;天然的孔隙地形與水流互動激起的層層水花能增加水中溶氧量,各種不同大小的岩縫、石堆造就各種微棲地,提供各種生物棲身之所;溪流兩旁的植被的枯枝落葉,落入水中供水生生物利用,是水域環境重要的有機養分來源。看似單純的溪流生態其實是大自然巧妙完美的組合。

這樣美麗、充滿生機的自然溪流環境,同時也相當的脆弱,溪流的水質、溶氧量、水溫、有機養分的變動都會影響到溪流生態中生物的結構。一旦溪流中沒有了天然的阻礙提供水流激起水花增加水中溶氧量、一旦失去了溪流兩旁的植被提供的枯枝落葉有機養分、一旦富含自然孔隙的溪面被清除成單一的平面的水泥河道這些豐富多元的水域生物資源將一去不回,天然溪流的過濾、潔淨水源的功能也不復存在,那麼被我們喝進肚子的將不再是備受自然呵護的天然活水,而是一杯杯消毒藥劑調味水。

下次當你造訪這個美好的溪流環境時,
與身邊的人互相提醒,帶走美麗的相片與回憶時,也一併帶走不屬於這裡的所有東西。

想要了解更多內雙溪 溪流生態的故事嗎?歡迎您常來拜訪內雙溪自然中心網站吧~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