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雙溪居民誌] 酸酸甜甜好楊梅

        「五月果初熟,枝頭鶴頂丹。」內雙溪也打起小詩謎來了。各位可以猜猜看,這是指什麼水果呢?

        答案是──楊梅。




        咦?楊梅,這不是地名嗎?怎麼變成水果了?其實,桃園的楊梅,就是因為在清朝乾隆時期,這裡種滿了楊梅樹,因此被稱為「楊梅壢」。「壢」是客語「台地間的河谷低地」的意思。後來,在民國9年時改稱為「楊梅」。所以,楊梅樹可是在台灣歷史中默默佔據了一個角色呢。
《淡新檔案》裡,清朝道光年間的文書,出現的「楊梅壢」

        除了在台灣的地名歷史中出現,楊梅也在內雙溪自然中心出現喔!

        晴朗的三月天,研習教室前方的兩棵大樹,其中一棵不斷傳來嗡嗡的細微聲響。定睛一看,滿樹的小蜜蜂正在開花的樹上忙碌著。

楊梅的花是穗狀葇荑花序,圖中的雄花上,蜜蜂採了兩大團花粉。
        原來,這兩棵站在教室前方的樹,就是今天的主角:「楊梅」啦!
楊梅雌雄異株,左圖為母樹,右圖為公樹。
        楊梅是台灣原生種的果樹,又稱為樹梅。喜歡生長在陽光充足的地方,對乾旱、強風和貧瘠的土壤有很高的忍耐力,能在中低海拔山區中一些較惡劣的環境生存。但是,由於生長速度慢、果實溼軟不易保存,所以沒有大量成為普遍栽種的經濟果樹。

        不過……怎麼只有一棵樹上有蜜蜂,那另一棵呢?走近瞧瞧,原來已經結出小小的果實了呢!


        楊梅是雌雄異株,而內雙溪自然中心的這兩棵楊梅,剛好一邊是男生、一邊是女生。也許是雌株開花的期間,遇到了來自其他雄株的花媒,隔壁的雄株還在開花,這裡的雌株已經開始結果了。通常,3~5月是她們開花的季節,而會在4~6月結果。古人們就是參透了楊梅的時節,才留下「夏至楊梅滿山紅」這般鮮艷的詩句。



        雖然現在的楊梅可能不是市場中佔據要角的水果,不過,在古時候的中國,楊梅可是十分金貴的呢。

        曾經寫下「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的宋朝大文豪蘇東坡,在吃過了楊梅以後,都不由得說:「閩廣荔枝,西涼葡萄,未若吳越楊梅。」不只打敗曾經多次出現在唐詩中的名貴西域水果──葡萄,連楊貴妃最愛的荔枝,也比不上楊梅的出色。明朝的詩人甚至寫下:「若使太真知此味,荔枝焉得到長安。」由此可見古代中國對楊梅滋味的喜愛與推崇了。

        談了這麼多,我們來認識一下楊梅吧:

        楊梅屬於楊梅科楊梅屬的常綠喬木,分佈於台灣海拔300~1500公尺的山麓上。果實可以食用。為了增加果實的大小與口感,也有業者引進日本、中國的外來種栽培。台灣常見的原生品種為「銳葉楊梅」,在恆春與台東也有被稱為「青楊梅」的「恆春楊梅」分佈。

中國的「東魁」楊梅,個頭特別大。

        楊梅的葉子呈現倒卵形,光滑半革質的綠色。每年3~5月會從葉腋開出穗狀的葇荑花序,雄花叢生,有長長的鮮紅色花序,雌花花序單生,也較短些。楊梅在開花之前,是無法從葉子分辨出雌株或是雄株的喔!

上圖為雌花,花序較短且單生。
下圖為雄花,叢生且花序較長。

        楊梅最令人難忘的,就是鮮紅多汁的濃艷果實。那甜中泛出一絲餘酸的滋味,擄獲了大家的味蕾。楊梅雖名中有「梅」字,但果實與梅子不同,倒比較像「莓子」,是外面包覆許多密生囊狀體的細瘤粒,中間有一枚果核。還未成熟時是青綠色,成熟後轉為鮮紅,並會散發酸甜香氣,總是會吸引許多鳥類前來大快朵頤一番。

        去年的楊梅季節裡,就曾有一群台灣藍鵲大駕光臨內雙溪教室門口的那株楊梅母樹。不顧一窗之隔的教室裡,還有幾十雙眾目睽睽的眼睛,就這樣在小小的楊梅樹上大吃特吃、流連忘返了好一陣子才離去呢。

        內雙溪自然中心的所在,曾有先人開墾成農地,後來規劃成農林體驗園區,直到2009年才轉型成自然中心。因此,土地上留有許多早期農業開墾的足跡,也是因為這樣,有許多株楊梅,正安靜地生活在園區的各個小角落。有空來內雙溪探訪時,也可以到教學中心和森林教室裡,尋找他們的身影喔。






【註】:《淡新檔案》為清乾隆四十一年(1776)至光緒二十一年(1895),淡水廳、臺北府及新竹縣的行政與司法檔案。